UFO揭露

大揭露摊牌时刻:真相之战(第四部分)

字号+ 作者:祝星 来源:祝星 2017-10-19 12:57 我要评论( )

尽管这对很多人来说并不愉快,但可以证明,西方银行在资助恐怖主义,并给作为一个代理军队的ISIS提供支持。

好在,根据我们从可信的内部人士那里得到的情报,这致命的闹剧和病态的谎言将会很快结束。

ISIS已经被斩首。它只剩下了34座基地,而那些基地很快也会被摧毁。它的石油和资金供应已经被切断。

土耳其对一架正在击溃ISIS的俄国战机的空前袭击是如此的反常和过分,以致它会暴露这整个故事。

在大规模揭露得以安全发生之前,ISIS必须被制止

联盟不会做出任何大规模揭露的举动,直到他们解决ISIS的问题,这一点已经变得清楚起来。

试想一下,如果联盟准备在世界范围内揭露阴谋集团,那么先挥刀将他们的恐怖分子军队斩落马下是很有必要的。

否则,当联盟在踢出打开自由之门的临门一脚时,可能会有一整串类似巴黎枪击事件的攻击发生。

揭发(告密)者已经告诉我们,这正是我们看到的。

阴谋集团需要一个像ISIS那样的可行、可信的“糊涂蛋”,这样他们就能糊弄大众去认为,是其他人为这些攻击负责。

现在联盟正尽可能地重创ISIS,并深谙其中的风险,因为不用多久,阴谋集团又会策划出新的攻击。

将布什政府联系到9/11事件的新证据抵达主流媒体

巴黎枪击事件远比“ISIS”此前曾做过的任何事显得更加的精密和协调。

这些枪击案的组织及复杂程度让人想到了9/11,而9/11已经被人非常彻底地研究过了。

现在主流媒体在将9/11直接联系到布什政府这点上正变得更加大胆,正如这篇《政治家》(Politico)的文章在11月12日所揭露的那样。

鉴于他们(CIA)的历史,人们很容易会讨厌CIA,但多个我们与其直接接触的内部人士指出,那里已经发生了一场反政变。(译注:大卫在《打开你的圣诞礼物:大揭露!》中提到:在CIA内部发生了一场政变。国际联盟现如今控制了CIA的60%。这意味着,CIA现在正为人类和美国人民,和为美国爱国者的利益而效力。CIA经历了一次彻底的洗牌。)

如今,大部分的CIA人员正在积极地对抗阴谋集团。这似乎是他们迄今更为公开的行动之一,佐证了我们的情报:

11/12:布什政府无视CIA在9/11之前关于“壮观”攻击的警告

http://www.politico.com/magazine/story/2015/11/cia-directors-documentary-911-bush-213353

“本·拉登决定在美国发起攻击。”

在2001年8月6日呈交给乔治·沃克·布什的CIA有名的《总统每日简报》,一直是布什政府无视对一场基地组织攻击所发出的警告这个案件中的证据A(译注:Exhibit A,在法律上指当庭首先出示的或主要的证据,也指重要的人证或物证)。

但在几个月前,始于2001年春,CIA开始再三并紧急地警告白宫,一场攻击即将到来。

到2001年5月,Cofer Black,当时CIA反恐中心的部长说:“非常明显,我们会受到攻击,我们会遭受重创,而且很多美国人会丧生。”

“有实实在在的密谋被表露。”Cofer的前老板,【CIA局长】George Tenet,在他八年来的第一次采访中告诉我。

“世界感觉就好像,它处在爆发的边缘。在六月和七月那段时间,威胁持续上升。”

“恐怖分子在消失【就像隐藏起来,准备一场攻击】。营地在关闭。威胁报告在增多。”

危机在7月10日到了紧要关头。那天进行的关键会议首次在2006年由Bob Woodward报道。

Tenet也在他2007年的回忆录《身处风暴中心:我在中央情报局的岁月》(At the Center of the Storm)中泛泛而谈地写到它。

但是他和Black从未如此详细地在公开场合谈到它,或从未如此强调他们的警告实际上是如何的具体和急迫,直到现在。

你开始以一种全新的方式看待事情

一旦你发现9/11是布什政府自导自演的一场“伪旗”攻击,以强行通过《爱国者法案》并发动两场新的战争,那么任何事情都是有可能的。

共和党的新保守派告诉人们他们想听的东西,并在9/11之后维持很高的支持票数,至少直到卡特里娜飓风之前。

现在,看上去他们能做的唯一竞选承诺是:“奥巴马(译注:奥巴马属于民主党)真的惹火了你,所以拜托大伙,再给我们一次机会吧!”

这使得这一切变得更加的超现实——美国下一届总统选举看起来就像一场克林顿和布什之间的舞台战。真的吗?

然后特朗普(Trump)登场,具备竞选所需的信心,经验和智商,并告诉保守派选民基础他们正想听到的东西。

内部人士已经证实特朗普不是阴谋集团计划的一部分。他身边随时都有六个保镖,可以阻挡阴谋集团下令的暗杀。

而且你不得不喜欢他名字具有的同步性。这张“王牌”(Trump card)完全搅乱了这场游戏。媒体在搅和,试图让选民讨厌他。

问题是,它们(译注:即媒体)假定它们的观众是极其无知。但他们不是。他们只是被欺骗了太久,致使看到真相让人感到痛苦。

 

杰布!…和全息图

当“旧势力当权者”(Powers that Were)想要民众——至少是美国保守派那部分的选民——爱上杰布(译注:Jeb,即杰布·布什,小布什的老弟)时,事情变得很平静,几乎是寂静。

这让我想起那些影片中,带着伤痕的妇女在谈论殴打她们的男人——当我在为自杀热线接受培训时。

作为我们培训的一部分,我们必须要看这些令人反胃的视频,视频里那些(被殴打)连眼睛都睁不开的女人在说“我还爱他。”

好在,民众丝毫不是阴谋集团想让他们成为的那样无知。作为一个集体,我们不想再回到施暴者那里。

搞笑的是,有一部电影的名字和杰布很像——即《杰姆和全息图》(Jem and the Holograms) ——它经历了“一次史上最差的首映”,就在杰布垮掉的时候。

这里或许有一个主题。民众不想“用他们的钱包来投票”,去看一部80年代卡通的翻拍电影。

而且有人得找乐队的队长谈谈正确的弹奏技巧。(译注:指电影里的乐队弹得差强人意)

 

2

 

更新/内部笑话:两部卡通也都用了蓝光来作为他们舞台表演的一部分。(译注:在《杰姆和全息图》这部卡通里,主角是一个名叫杰瑞卡·本顿的女孩,她是Starlight Music唱片公司的老总,不过外人不知道的是,杰瑞卡还有另一个身份——歌手“杰姆”。原来杰瑞卡的父亲去世后留给她一台可以投射全息影像的电脑Synergy,利用全息技术,杰瑞卡可以随时随地变成“杰姆”而不被人发现。“杰姆”和她的朋友们组成了深受大众欢迎的摇滚乐队“杰姆和全息图”。而另一部卡通应该是指正在美国本土上演的“驴象大战”,即总统大选,而笑话中的“蓝光”可能和“蓝光计划”有关。据称“蓝光计划”是阴谋集团利用全息投影,在天空投射外星人入侵或某种宗教神迹的立体影像,来制造不安、恐慌、杀戮,好让影子政府接管并重建世界新秩序。所以有可能在内部人士的圈子里,“蓝光”一词或已变成“制造假象以达目的”的代名词。)

 

看下时机

保守派人士,作为一个整体,现在似乎比其它政治派别更了解“新世界秩序”。

杰布很可能是史上最大的恐怖分子家族的成员之一。如果“大揭露”发生,这无疑会成为常识。

倘若杰布成功赢得或盗得选举,情况可能会急转恶化——鉴于这个犯罪家族的斑斑史迹。

一旦布什竞选没戏变得明显,所有抄袭头条的恐怖分子暴力事件(报道)立即再次开动。

那或许是一个巧合。也许不是。

记住——ISIS代理军队在10月31日击落了俄罗斯客机,将我们猛然带离惊人平静的九月和十月。

10月31日正好是杰布完全失去获得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希望,并炒掉他的首席运营官之后的第二天。

10/23:杰布·布什下令为挣扎的竞选减薪

http://www.bloomberg.com/politics/articles/2015-10-23/jeb-bush-orders-across-the-board-pay-cuts-for-struggling-campaign

10/26:布什家族合力援救杰布

http://www.politico.com/story/2015/10/bush-family-jeb-george-barbara-215151

10/26:《杰姆和全息图》经历了好莱坞历史上一次最差的电影首映

http://www.huffingtonpost.com/entry/jem-holograms-flop-box-office_562e2306e4b0aac0b8fd5609

10/29:内部人士:布什遭炮轰

http://www.politico.com/story/2015/10/insiders-bush-bombed-215324

10/29:杰布·布什的重返策略在共和党辩论上事与愿违

http://www.huffingtonpost.com/entry/jeb-bushs-comeback-strategy-backfires_56320ffee4b00aa54a4ccc95?a3df5hfr

10/30:杰布团队炒掉首席运营官,落到第七名

http://www.washingtonexaminer.com/jeb-bush-campaign-coo-out/article/2575350

10/30:杰布·布什在最后一场辩论中的表现“糟透了”

http://www.politico.com/story/2015/10/jeb-bush-vs-marco-rubio-comes-to-iowa-215417

10/31:俄罗斯飞机在埃及坠毁,机上224人全部丧生

http://www.usatoday.com/story/news/world/2015/10/31/russian-plane-crash-egypt/74934010/

11/2:杰布·布什第五次重新启动他的竞选

http://www.weeklystandard.com/blogs/jeb-campaign-resets-fifth-time_1057243.html

11/4:杰布·布什的死亡螺旋:4%的支持率

http://www.politico.com/story/2015/11/quinnipiac-poll-jeb-bush-clinton-trump-215493

 

浮夸的爱的轰炸之后是更多的暴力

家暴受害者在他们被虐待后收到“浮夸姿态的道歉”。这是所有施暴者使用的一种策略,好把他们重新拉回(到身边)。

也许这回会变得好一点。也许现在暴力会停止。看下积极的一面。情况也许终于在改变。

他们重新回到一起,而(这时)某些事情开始变糟。情况变得明显,虐待不会停止。没有什么改变。所有的模式又再重现。

然后,如果他们做出任何努力想要离开施暴者,暴力又会再次发生。数百万人在经历像这样的可怕的折磨。

可悲的那个部分是,当他正面临失败时,在我做的关于杰布的梦中,他并没有像一个坏人那样攻击我。我几乎甚至不想写这个部分。

事实上,我觉得杰布可能想以不同的方式来做事,而与此同时又非常清楚地意识到阴谋集团以及他们会强迫他做的事。

记住:每个人都是一个有着复杂情感的个体。有很多这样的例子,处在(阴谋集团)系统内的人们尝试按他们自己的方式来做事。

尽管如此,但民众说的很清楚:不能再这样了。

 

好好细想一下

阴谋集团跟它的成员,以及我们其余的人说起话来,就好像他们是如此的强大,反抗他们丝毫没用。

然而,为了维持这个假象,他们在一个空前规模上用宣传手段来渗透另类媒体。

他们的宣传手段远不只是用几个假的ISIS斩首视频来制造恐慌。

我们已经和那些受雇于阴谋集团,对这些文章写尖锐批评性的评论的人打过了无数次交道。

看他们所做的心理剖析是很有意思的。在某种意义上,它是一个祝福,因为它能更快地根除任何个人的弱点。

某些“怀恨者”是真的,但他们中占惊人比例的人并不是。关于这点,我们已经说了好几年,而现在这不再是秘密了。

这个事实在最新一轮的斯诺登文件中比以往得到了更加清楚的证明,而这些文件却(比以前)受到媒体更少关注:

6/22:新的斯诺登资料表明间谍机构是真正的网络钓鱼客(Internet Trolls,译注:Troll是一种网络俚语,常见于任意英文网络论坛和其余英文文化圈中。Troll的原始含义是山怪以及一种名为撒网的钓鱼技术,最初作为网络用语是描述在公共论坛等讨论区故意用激烈的言辞引起别人进行没有意义的争论的行为,后来释义延伸为几乎所有做出令人厌恶举止的行为,不论主动还是被动的。这个词语若要翻译成中文,会根据具体情况而指代中文网络文化圈的“钓鱼”、“引战”、“洗版”、“刷屏”、“菜鸟”、“小白”)

http://www.moonofalabama.org/2015/06/so-the-spy-services-are-the-real-internet-trolls.html

The Intercept网站的Glenn Greenwald提供了来自斯诺登文件的新材料。

英国政府通讯总部(GCHQ - British Government Communications Headquarters)有一个“联合威胁研究与情报组”(JTRIG - Joint Threat Research and Intelligence Group),它“提供英国政府通讯总部大部分的网络效果和在线人力情报(HUMINT)能力。”

“目前它位于网络影响的实践与专业技能的前缘。”在2011年,联合威胁研究与情报组就有120名员工。

以下是它的一些方法,被用来支持英国的政策,像在叙利亚【通过ISIS】和津巴布韦的政权更迭上

联合威胁研究与情报组所有的行动都是通过使用信息技术来进行。它的职员描述了一套方法/技巧,迄今被用来进行效果导向性的网络行动。这些方法/技巧包括:

上传YouTube视频其中包含“劝诱的”通信交流(以贬损,增加不信任,劝阻,制止,延误或干扰)

建立脸书群、论坛、博客和推特账号,来鼓励和监控针对某个话题的讨论(以贬损,增加不信任,劝阻,制止,延误或干扰)

设置网名/小号来支持YouTube视频、脸书群、论坛、博客等等里面的通信交流或者信息

设置网名/小号来支持其他网名

用一个假身份发送欺骗性的电邮和短信,或者模仿一个真人(以贬损,增加不信任,劝阻,欺骗,制止,延误或干扰)

提供欺骗性的在线资源,比如杂志和书籍,里面提供不准确的信息(以干扰,延误,欺骗,贬损,增加不信任,劝阻,制止,或诋毁/贬低)

提供获取未经审查的材料的在线通道(以干扰)

发送即时的信息给特定个人,给他们指示去访问未经审查的网站

建立欺骗性的交易地址(或卖方),可能会拿走顾客的钱和/或给顾客发劣质或假冒伪劣的产品(以否定,干扰,贬低/诋毁,延误,欺骗,贬损,劝阻或制止)

干扰(即过滤、删除、创造或更改)真实顾客及交易商之间的通信交流(以否定,干扰,延误,欺骗,劝阻或制止)

接管对在线网站的控制(以否定,干扰,贬损或延误)【比如通过黑客手段】

拒绝电话及电脑服务(以否定,延误或干扰)

为目标(人物)的网上通信/网站提供主机来收集信号情报(以干扰,延误,制止或否定)

联系主机网站,叫它们移除某些材料(以否定,干扰,延误,劝阻或制止)

不太可能英国政府通讯总部是唯一一个使用这些战术的情报机构。可以假定其它政府以及私人利益集团也在使用类似的手段。

“否定,干扰,贬低/诋毁,延误,欺骗,贬损,劝阻或制止”正是网络钓鱼客在博客和新闻网站的评论区所干的事……

这些情报机构越是发展壮大,它们的方法越是增长扩散,就越不可能进行合理的在线讨论。

 

这不是一场自导自演的阴谋集团与(国际)联盟之间的战争

你看到这些工作人员对在另类媒体的每一个人——不只是我——发起的两种最常见的攻击是:他们“在牟利”,而且“很自我”。

然而可悲和讽刺的是,这些“怀疑论者”几乎往往比他们攻击的那些人赚得还多。他们无疑表现出更加膨胀的自我。

这是另一个心理投射的典型例子,实为恐怖分子的亿万富翁在下令对那些勇敢面对谋杀的人进行严厉攻击——而那些人为此却收入微薄。

根据同样这些“收钱干活的政府钓鱼客”的说法,不存在真正的抵抗势力,联盟是假的,而阴谋集团也在控制着他们。

然而,简单的逻辑强烈表明情况并非如此。战争是非常真实的。它不是什么自导自演。这是事关生死之战。

我理解,总有些人永远会以恐惧的心态来推崇阴谋集团(译注:指有些阴谋论研究者把阴谋集团捧得太高,过于恐惧,以为什么事情都是他们搞的,一切都在他们的掌控之中,甚至那些反抗他们的正面势力有可能也是他们计划的一部分;他们无所不能,不可战胜。这其实是一种受害者思维模式),并相信他们在敌对双方背后策划整场战争。

如果你细想一下,有很多线索反驳这个假设——而“收钱干活的政府钓鱼客”坚持认为它就是真相。

 

自导自演的战争不会包含信息揭露

我们知道阴谋集团策划的假战争是什么样子。他们严格控制从敌对双方流出的信息。不会有什么令人尴尬或揭露真相的东西出现。

相反,我们在这里看到的是惊人数量的揭露这个组织和他们计划的信息——就好像他们赤身裸体站在城市广场上。

阴谋集团正在一个空前规模上制造“经过加工的舆论”——他们的网络钓鱼客军团在试图让你感到迷惑和沮丧。

对于阴谋集团,2008年的救市没带来什么好结果。对于他们,斯诺登也没带来什么好结果。

大规模觉醒正是他们不想看到的。

这对阴谋集团来说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境况。严格保密对于他们的计划是极为重要的。

真相是如此的丑陋,他们经不起让它浮出水面。

 

一些非常黑暗的东西

看下我们已经知道的关于在好莱坞和英国政府的强暴和恋童癖事件的东西。

这只是整个谜团的一小部分,而且它非常,非常丑陋。还有大量的更为糟糕的信息等待着浮出水面。

其中一例是,我被告知,阴谋集团顶级成员中有惊人数量的一群人是“北美男恋男童者协会”(North American Man-Boy Love Association),或NAMBLA的成员。

这可能是他们文化中一个可接受的部分,但对于其他人来说,这些新闻将会令人感到极其厌恶和恐惧。

在《金融暴政》里有一整章都是讲关于NAMBLA的东西,以帮助你为这类宣布而做准备——如果它真的发生。 

 

他们正处在逐步扩大的严重恐慌当中

如果大量的民众发现真相,阴谋集团就知道他们要完蛋了。

内部人士证实他们迄今几年来都一直处在逐步扩大的严重恐慌当中。

事实上,他们的宗教信仰的一个主要部分是,他们必须全都经历一次公开的曝光,刑事审判,以及可能的行刑。

他们被教导去相信,他们在经历像这样一个事件后会复活,然后如诸神般再临。

尽管如此,他们中很多人仍然害怕这样的曝光,因为复活这个观念将他们的宗教信念拉伸到了极限。

即使他们相信那会发生,也没人想为了去到那里而经历大众公开的羞辱和一次可能的死刑。

 

他们会尝试逃跑

他们认为他们还有几年的时间,基于他们预期会发生的情形,但是现在他们发现它正非常快速地逼近。

他们是人类,不是魔鬼,而且他们对于一旦这个大事件开始发生,他们将要经历的事情感到极度恐慌。

迄今几年来,他们一直在恳求联盟给他们提供一个安全的避风港,在那里他们可以作为一个团体而生活。但他们的要求通常被拒绝。

尽管如此,内部人士告诉我,关键国家里的绝大部分政府主管正计划一旦决堤(译注:指事情暴露)就立马逃离。

当旋风中的尘土(tumbleweed,译注:原意是风滚草,《圣经·旧约》NIV诗83:13:Make them like tumbleweed, O my God, like chaff before the wind.中文是:我的上帝啊,求你使他们像旋风中的尘土,如风前的碎秸。这句话是呼求上帝帮助对抗仇敌)吹过国会时,你会听到一只孤鹰哀号——而那大概是会被遗留下来的唯一东西。

这些逃跑计划也已经完全被联盟所了解,他们将无处可藏。

 

3

 

《追猎希特勒》:一部联盟制作的纪录片,这样你便能应付真相

高级别来源已经确认,历史频道的电视节目《追猎希特勒》(Hunting Hitler)完全是联盟推进全面揭露的计划的一部分。

第一集在11月5日开播,第二集在11月10日,第三集在11日。每周二晚都会有新的一集播出。

这个节目的预设前提是,希特勒伪造了他的死亡,并逃往阿根廷,在那里度过了他的余生。

真实的、高级别的军方人士在节目中都有特写,比如有21年工龄的CIA老特工Bob Baer——而且你可以在线免费观看这个节目。

我已经看了前两集,我必须承认,看到这个话题在电视上得到如此直白的讨论着实让人吃惊。

《追猎希特勒》第一季 第一集

http://www.history.com/shows/hunting-hitler/season-1/episode-1?watch=true

备有700页最近解密的FBI文件,有21年工龄的CIA老特工Bob Baer和战争犯罪调查专家John Cencich博士开始对于二战后期在阿道夫·希特勒身上发生了什么进行了一项世界范围内的研究。

他们追猎的第一站是在阿根廷的一个小城镇,那里有与纳粹神秘的联系,一份FBI报告确认希特勒在他被相信已死后,在那个地方住了三个半月。

一个像这样的节目的终极目的是揭露纳粹并没有如我们被教导的那样,在二战之后全部灭绝。

这个节目里面的信息为即将随之而来的更为庞大以及更加令人不安的揭露设下铺垫。

我们会“把碎片拼凑到一起”,并意识到这些家伙不只是到处转悠,在丛林里喝椰子汁。

希特勒继续致力于建造“第四帝国”,它在最高级别渗透进了美国军工复合体——以及其它的国家。

一旦大揭露发生,像这样的电视节目便会受到更多的关注和了解——有效地成为“必看电视剧”。

甚至这个组织里的高级成员也经历过难以想象的恐怖

对于顶级内部人士而言,说出真相的风险是非常高的。我想分享一个来自我们最佳来源的关于国会议员的故事。

某些国会议员助手被抓到泄露对阴谋集团有破坏性的信息。

我们当选的国会议员在半夜醒来,发现他们自己被看上去像举重运动员的雇佣兵绑架。

他们每个人被捆绑起来,口被塞住,吃了一顿拳头后被丢进有篷货车的后车厢,而车开得飞快,致使他们在里面到处滑动,撞到车壁。

他们被带到一个室外地点。那里有一个大型的绞切机,已经开动,大到足以在几秒之内绞碎一棵树。

“你们这些可悲的傻逼以为你们会成为他妈的英雄吗?有种再说一个字。你就会成为下一个。”

“这是迪士尼乐园,王八,我会带你走一趟你的人生。”

那三、四名背弃阴谋集团的议员助手被排成一队,并被提供让自己钻进绞切机的“选择”。

他们拒绝了。他们每个人被塞进机器,而且是头先进去。他们被宣布“失踪”。从那以后,没人再想去“迪斯尼乐园”了。

 

嘲讽式的幽默经常被使用

你从内部人士那里听到的另一件事是,那些折磨和谋杀之举被以一种嘲讽、滑稽的方式来谈论。

其中一个已经渗透进我们文化当中的例子是出自好莱坞动作片明星之口的打趣话。

当坏人威胁约翰·韦恩时,他的经典台词是“总会有那一天”(That'll be the day,译注:通常说这句话时带有讽刺意味,类似“哎,不可能的...”)——这激发了巴迪·霍利经典的同名歌曲的创作灵感。

查尔斯·布朗森和克林特·伊斯特伍德两人都曾在会吓坏大多数人的,生死悬于一线之间的情境中开过讽刺、硬汉式的玩笑。

克林特·伊斯特伍德历来的经典台词当然是“来吧,来给我做祭吧。”(Go ahead. Make my day.)

到目前为止,这类玩笑大多出现在阿诺德·施瓦辛格的经典电影里,像《魔鬼司令/独闯龙潭》(Commando)。

“别...别打扰我的朋友。他已经...累得要死(dead tired)了。”

在现实世界里,激怒该组织的阴谋集团成员会被用像这样的台词来威胁:

“你听到我说什么了吗?或者你更愿意让这些绅士将你倒吊起来,把耳屎敲出你的耳朵?”

(他们内部)有一场持续进行的比赛,看谁能想出关于各种事情的最巧妙,最有创意的打趣话。

 

这无疑是令人沮丧的

现在我向你透露这些细节,这样你就会明白这些人并不快乐

如果你看过一些经典的黑手党电影和电视剧,那么你就得以瞥见,生活对阴谋集团成员来说可以是多么的糟糕。

没有人能免于背叛的风险。没有人是安全的。每个人随时都有可能成为目标。

最糟糕的是,他们被告知,世界上其他人甚至要更坏。“如果他们抓到你的话,天知道他们会做出什么来。”

我们不再需要更多的暴行。我们的确需要的是,最终打破这种我们在其中遭受家暴的虐待关系——在全球层面上。

对于这个网站的长期读者,以及我本人来说,令人沮丧的是,我们听到所有这些关于大逮捕的谈论,但却没有发生什么。

然而,存在一个(国际)联盟,而且他们在致力于像这样的事情(译注:即大逮捕和大揭露)的证据正变得日益明显。

 

让我们搞清楚这一点

我做了很多梦告诉我,我的角色之一是鼓励人们不要有一种种族灭绝的心态,一旦真相出来之后。

在这些组织里的许多人都受过深深的伤害,并且很想获得自由,如果对他们而言有任何可能的方法的话。

我们不想仅仅因为我们有证据表明他们真的存在,(为了报复)就表现得像他们社会里那些最暴力的成员那样。

最初的膝跳反应会是,(你)想让他们遭受尽可能多的痛苦和折磨。

当然,如果有些人犯了罪,他们需要对他们所做的事负责。

这需要按正当程序来,而不是在一个私设公堂里,大批犯罪者接受快速的审判和枪决的行刑。

一个人即使有那些可证明的犯罪记录,也能够成为英雄——比如通过作证来帮助解决问题。

 

为什么不会有一个联盟呢?

也问一下你自己这个问题:为什么不会有一个联盟呢?

倘若你有直接、第一手的经历,数十位你最亲密的朋友已经被以像我刚才描述的那些方式干掉,会怎么样?

难道世界上大多数人就不会想要起义,反抗一个暴力、残酷成性,设法杀掉我们许许多多人的阴谋集团?

难道五角大楼里的大部分人就不会被惹火,对于他们自己被当作一个为亿万富翁银行家的利益而设的全球棋局里的棋子?

联盟里太多的人在他们为在地球上恢复和平与自由的战斗中已经牺牲。这场战争对他们而言极为严肃。

高级银行主管正被接二连三地干掉,因为阴谋集团经不起有另一个斯诺登出现。

战争是真的,而对那些身处前线的人来说,生死攸关。

有很多像这样的其它战争贯穿我们的历史。它是周期性的。那些站起来,反抗坏人的人被尊奉为英雄。

 

所有的证据表明ISIS被用来推进阴谋集团的计划

所以,当“ISIS”显然在为巴黎枪击事件邀功时,他们做得完全不搭调——就好像是其他人代的笔,并把罪名扣到ISIS头上。

这些攻击所展示的布置与后勤水平远比典型的“孤军奋战的自杀式炸弹杀手”任务复杂得多,而很多这样的(自杀式)任务以惨败而告终。

同样,俄罗斯客机显然看上去是被一枚导弹击落的,这超出了ISIS现有的任何能力。

这一切都指向一个更大的军事力量,它在为它自己的政治目的而制造恐怖主义——并将其归咎于一个“傀儡”。

所以问一下你自己这个问题:为什么西方精英会想“惩罚”俄国和法国?

倘若俄国和法国正在采取大胆的措施来击败阴谋集团,会怎么样?

倘若这些都能够用来自媒体的可证明的证据来论证,又会怎么样?

为了理解正在发生什么事情,有必要揭露什么是联盟——根据一个可以轻易核查的轨迹所得到的公共领域里的信息。

 

揭露(国际)联盟

随着我们进入下一章节,我们将会探索联盟精彩迷人的故事,而联盟正致力于击败这个摇摇欲坠的阴谋集团。

阴谋集团所有意图制造大规模死亡的计划正非常成功地被阻止。他们唯一能做的是发动针对一小群人的恐怖袭击。

我相信每次这样的袭击成功时,都会让联盟感到伤心。他们一直在非常努力地阻止每一个这样性质的尝试。

联盟包括CIA和五角大楼的大部分,以及俄罗斯、中国、德国、民选的英国政府和法国,还有很多其它国家。

在夺取世界金融系统的控制权,以及我们能否得到大揭露和随之而来的科技上,一场非常激烈的战争打得正酣。

 

第二天,更新:我们好像被黑了

在发表这篇文章三个小时后,我们已经有将近15,000次浏览,脸书上有1800个喜欢:

就在这个时候,网站突然挂掉。每个访问网站的人都会看到一个错误,说MySQL数据库崩溃了。

我们的站长收到一封我们主机供应商的来信,其中包含以下内容。细节已经过处理,这样就不容易让攻击者将来有机可乘。

作为___的尊贵客户,我们想让你们警觉到___保护盾检测到一起针对你们系统的分布式拒绝服务(DDoS)攻击,我们的反DDoS协议已经启动。

如你们可能知道的,___保护盾是一项增值服务,使用来自___和___的最新技术。

因为你们是我们的宝贵客户,我们正在缓解这起攻击,破例免费使用___保护盾。

这时,攻击已完全得到缓解,你们的服务器已经上线并运行良好。

我们明白你们的业务对于你们而言是多么的重要,同样地,我们已经通知你们的账户管理员来协助你们按照一定折扣,添加保护盾到你们的账户上,以确保你们在未来受到全面的保护。

在我们收到这封信的时候,我们的网站并没有在线。它马上又再次挂掉。保护盾没起作用。所以我们不会付钱去使用它。

它花了我们七个小时,以及一次重大的硬件升级,到按磁盘阵列排列的固态硬盘,并交了更多的月费来让这个网站重新上线和运转起来。

是的,这篇文章颇受欢迎,但这看上去像是高流量和定向式拒绝服务或分布式拒绝服务的综合结果。

还有,呃…火鸡节快乐?(Happy Turkey Day?译注:此处一语双关,Turkey又指土耳其)

或许我得继续完成那个。让我们就此致谢吧!

 

同步性又来了!

我刚发完上面这些。当我进入后台继续写时,访问计数器显示的是51717,对此我截了图,但并没有感到很激动。

1717是一种重复的模式,但没什么大不了。它是从右边看起的第三个数字:

一发完这个更新之后,脸书上的“喜欢”数正好是7444。

那是一个三重数,和我们之前在这个网站的多篇文章中所记录的同步性现象一致:

阴谋集团尽力向我们隐瞒的其中一个大秘密是我们自己意识的强大力量。

我不需要“做出努力”才能看到这些(数字)模式。如果它们没有以一种真实、可信及自然的方式出现,那么我就不会汇报它们。

这一现象是如此的连贯一致,所以我写了整整一本书来解释它背后的科学原理——《同步键》/《同步性之钥》。

它也解释了阴谋集团是如何被“允许”出现——编入历史事件的全息性及重复性的“剧本”里,意在激励我们在灵性上进化。

 

请给我一个三重数

哇。现在让我更加眼前一亮!我刚刚点了“保存和关闭”,发表了上面的内容,然后它跳回我可以看到所有文章的页面。

现在,就在我眼前,访问计数器里出现了一个333,从52,064跳变成了52333:

几秒之后我回到网站上,它已经上升到了52,359。让这发生的(时间)窗口是非常狭小的,精度以几分之一秒计。

关于同步性的有趣部分是,它不需要具备任何特殊才能。它已经发生在了每个人身上。

你只须学会去留意它,并认识到信息可以以这种方式传递。

过去在我眼皮底下,我都没在意这些,但后来它们开始出现得越来越频繁,以致我无法忽视,并开始截图记录。

人们问我这意味着什么,或为什么我要把它涵盖进来。我把它看作是一种迹象,表明确实有正面的灵性力量在那里,指引我们走向一个和平的未来。

 

【P.S. 大卫在他最新的一篇博文中提到,自从发表了《大揭露摊牌时刻:真相之战》一文,“负面致意”(negative greeting)的水平远远超出了巧合的概率。“负面致意”是《一的法则》里的一个术语,指的是某些令人惆怅的个人问题背后,在灵性层面上有一股负面势力在起作用。除了他们的网站被黑,还包括一系列令人惆怅的个人情况一下子蜂拥而至。他受到一种强大的病毒的感染,因而生病;与此同时,他两条腿的膝盖以下出现了一种虽然还算温和,但却经常疼痛发炎的情况,类似中了毒藤之毒的那种症状。而且,他还遭受了出乎意料的经济上的打击,突然的失望和并发症——而这一切“好巧不巧”,都在他写了《大揭露摊牌时刻:真相之战》之后接踵而来。希望大卫能快点好起来!大家可以给他送去祝福!】

转载请注明出处【探索同盟|Www.MaoSuXing.Com】网站空间维护赞助支付宝:237010012@qq.com

蓝紫能量 蓝紫能量 蓝紫能量 蓝紫能量 蓝紫能量 蓝紫能量 蓝紫能量

1.支持揭露,网站空间维护赞助支付宝:237010012@qq.com

相关文章
  • 全面揭露与扬升(第二部分)时间与空间(下)

    全面揭露与扬升(第二部分)时间与空间(下)

    2017-10-20 11:20

  • 全面揭露与扬升(第二部分)时间与空间(上)

    全面揭露与扬升(第二部分)时间与空间(上)

    2017-10-19 12:58

  • 大揭露摊牌时刻:真相之战(第三部分)

    大揭露摊牌时刻:真相之战(第三部分)

    2017-10-19 12:54

  • 大揭露 真相之战(第二部分)揭开ISIS的面纱

    大揭露 真相之战(第二部分)揭开ISIS的面纱

    2017-10-19 12:50

网友点评